笔趣阁 > 穿越365bet提款慢_365bet官网比分_365bet官网注 > 丐世皇妃 > 第十六章 逛花楼

第十六章 逛花楼

  “怎么样小菊姐,我这身青衫好看吧?”

  “癞蛤蟆穿马甲,还真把自己当龟了!”

  “羽潼小姐,小菊姐又欺负我。”你才是龟,你全家都是龟!反正自己有杀手锏,还怕你不成。“羽潼小姐?羽潼小姐?”在想什么呢,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奇怪,她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啊,“喂!羽!潼!小!姐!”

  “羽潼失礼了,这青衫确实适合朱公子。小菊,我们回去吧。”回神后的沈羽潼一改以往的冷静,似乎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

  “诶!你们等等我啊!”快步的追上已经走远的二人,脑袋却在飞快转动,看她的眼神不会真的把我当成男人了吧,难道她喜欢我?不行不行,我可是女的!

  “朱公子,刚才一事还请见谅。”

  “没事没事!呵呵,我还要谢谢你帮我选的衣服呢。”额。。。。。似乎不该提衣服的事,自己换了身衣服就迷倒了羽潼小姐,这还得了,不行!还是赶紧转移话题的好,“哇!你们看,那边好热闹啊!“

  放眼望去,果然一片风光,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响彻天际的鞭炮声更是震耳欲聋,来来往往的客人更是不断的往门内涌,抬头望去只见金色的牌匾上写着这样三个大字“醉月阁”。

  “好气派,我们也去看看吧!”这么豪华的地方不是青楼就是客栈,反正不管是哪一样,朱免免都是想进去看看的。毕竟古装片看了那么多,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呢!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小姐,我们不要理他!”

  “醉月阁,醉月一词乍听风雅,细品之下不过是个醉生梦死、风花雪月的场所罢了。然而这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梦,朱公子若真心想去,羽潼乐意相伴。”

  “小姐。。。。。若是被老爷知道——”

  “若是被父亲知道,我定饶不了你!”

  冷漠的眼神似一把利剑让小菊不由胆寒,以往常听府上的人说小姐性子冷淡脾气古怪,沐浴更衣从不让下人伺候,就连房门也不准任何人进入。即便如此也从未看到过今日这样冷酷的样子。

  “哈哈!那我们就进去吧!二位姐姐有请!”天生不懂察言观色的朱免免乐呵呵的做了个有请的动作。

  “哟~!这位爷,您赏花魁也要带着自家娘子啊!呵呵呵!”闻此一言,众人皆纷纷大笑着议论开来!

  “咳咳!”咽了口唾沫,朱免免转而故作淡定的牵着沈羽潼的手说道:“娘子你看,我说着醉月阁的花魁没有你漂亮吧,你还不信,非得要来看看,这下可好,让众人误会了不是。”

  一瞬间的皱眉,转而换成浅浅的微笑,“相公说笑了,不看看怎会知道。”

  看着二人一唱一和的样子,众人言道:

  “我要是有如此娇妻,何须来此烟花之地。天不怜我啊!”

  “天不怜人人自怜,说不定今日能有幸与若熙姑娘见上一面呢。”

  “听闻若熙姑娘貌美如仙,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妈妈念其年幼从来都是卖身不卖艺,不知今日会花落谁家。”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一女子着一身白色罗裙步入台中,在一把古琴前缓缓而坐,并无任何言语,优雅而从容的弹了起来。琴声悠扬不失空灵、低沉不乏亲切,动静结合、刚柔并济、曲音清幽、音节舒畅,似有寒香沁入肺腑。一曲过罢,余音袅袅,令人回味无穷,直到侍女传话:“此曲是我家小姐最爱,今日想听听各位公子对此曲的看法。

  “红帘落、美人出,琴声悠悠、梅花弄。一曲梅花三弄,演奏的淋淋尽致,若熙姑娘果然名不虚传!”

  “没错没错!不愧是若熙姑娘!”

  “这曲子梅花三弄啊!难怪刚才好像看到了一幅霜晨雪夜、草木凋零,只有梅花在风雪中迎风摇曳、傲然挺立的样子。”听着旁人的赏析,朱免免也不由跟着卖弄起来,一时间竟吐出不少词汇,听得旁边的小菊一脸茫然,这乞丐也懂曲子?“

  “朱公子也懂曲子?”沈羽潼似乎也有些吃惊。

  “我哪懂啊,只不过看到若熙姑娘的白裙上绣着梅花,乱猜而已。”

  “没想到这位公子观察的如此细致。”冷冷的声音从台上传来,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如此容颜,好美好美。

  “若熙姑娘谬赞了。”听到若熙的夸奖,朱免免不由抓了抓头发,那是因为自己是个白裙控啊!从她一入场,就只盯着裙子看了,加上听到的音乐不由联想了画面。

  “不如由这位公子作词一首,也好让各位开开眼啊!”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还没说上两句就招来一些人的不满。

  “词——”我哪会啊,这下肯定要出丑了。

  “怎么,莫非这位公子不会作词?如此岂不都是胡言乱语无稽之谈。”

  “我。。。。。”朱免免一脸绯红,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卖弄竟让人羞辱一番,求助的看了看身旁的沈羽潼希望能得到些帮助,然而还未等沈羽潼开口,众人便笑开了:

  “怎么,这位公子是要请教自家娘子吗?”

  “枉你也是堂堂七尺男儿!若熙姑娘,容在下先献丑了: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一书生模样的男子摇着折扇缓缓吟到。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不失为妙句,但用此句来形容梅花三弄却未免有些小家子气。”许久不曾言语的沈羽潼不知何时站到了朱免免的身边,冲他安慰的笑了笑。

  “如此说来这位小姐有更好的句子?”刚被书生吸引走得目光瞬间又回到了沈羽潼三人身上。

  “小女不才,曾在相公书房见过一句“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自是认为可以比喻若熙姑娘所弹之曲。梅花高洁,铮铮傲骨又何须与百花争艳占尽风情。方才我家相公不与你计较,竟不知这位公子饱读圣贤之书,却不明白如此浅显的道理。”

  “你!自古女子无才便是德,既已沦落风尘还谈什么高洁,呸!”这一石二鸟的骂人语句,让朱免免一阵恼火,骂了句“混蛋!”挥手就朝对方脸上给了一拳。那书生本就羸弱,一时竟忘了还手,加上妈妈闻声赶来,及时将那人扔出了醉月阁。

  “不识好歹的东西!还从来没人敢瞧不起我醉月阁的姑娘,日后给我见一次打一次!今儿个碰到这等货色扰了大家的雅兴,妈妈我在此赔罪了。至于若熙姑娘想必心中已有人选,还请大家不要失了风度!”

  谁都知道,醉月阁的背后有一位神秘的大人物撑腰,在这里放肆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妈妈刚才那一番话更是给在座的一个警告,索性大家都是明理之人,只是安静的等着若熙公布结果。

  “若曦姑娘有请朱公子和菊小姐房中一叙!”

  众人闻言,叹息的叹息,无奈的无奈,却也知道自己技不如人,一时羡煞朱免免得此贤妻还能一逛花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