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365bet提款慢_365bet官网比分_365bet官网注 > 横推三千世界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对于源力获取方式的猜测 (四千七)

第二百九十七章 对于源力获取方式的猜测 (四千七)

  南云老道又急又怒,试着挣脱褚期元气长河的束缚,但却没能成功。

  炼体一道修行速度的确一般比炼气一道修行速度更快,但在炼气和炼体一道上都有着不错天赋的人很少。

  一般都是两者天赋皆是平庸,或者一者天赋不错一者天赋平庸。

  再加上不是谁都能同时拥有极为高明的炼气法门和炼体功法,所以一般人都是精修一道。

  就比如南云老道,他炼体一道天赋上的限制,再加上他只掌握着赤松强身法这一门炼体功法。

  他的炼体实力仅是堪堪达到鲸级而已,对于离尘后期的褚期的元气束缚,实在无力挣脱。

  褚期看着焦急无比却无力挣脱的南云老道,脸上得意露出一抹冷笑,用元气牢牢束缚着他往地上落去。

  他要用那个清风的性命威胁南云老道,让他讲出青河凝真决!

  或许用南云老道威胁那个清风,能更容易得到青河凝真决。

  但他不会那么做,他要让南云老道亲口讲出宁死不想交给他的青河凝真决,那样才能一解他心中数十年来积攒的怨恨之气!

  褚期踩在白色祥云上,临近落地时,挥手将南云老道掷到地上。

  南云老道将地上青石板砸裂,身上依旧被白色元气如绳索般束缚着。

  “徒弟,速将那清风拿来见我!”

  褚期向道观深处喊道。

  “徒弟?”

  南云老道脸色一变。

  他看见褚期心神激荡下,居然没有察觉有别人进入道观!

  他那徒弟炼体实力不知,但炼气实力近乎于无,一旦遇上褚期的徒弟,恐怕多半凶多吉少!

  就在南云老道心忧之极,欲放声大呼,让李丘不要管他赶紧逃走的时候,李丘主动从道观深处走出。

  见到李丘,褚期眉头微皱,脸上的笑意忽然消失。

  因为更准确说,李丘是一手提着昏死的钟高,主动从道观深处走出。

  褚期心中不由大骂,钟高是怎么蠢得落到了李丘手中。

  李丘看起来至多修行不过数年而已,实力再强又能强到哪去。

  南云老道也是神色惊诧,他估计钟高可能是一时没有防备被李丘从背后偷袭,才被打晕过去。

  事实李丘的确是从背后将钟高打晕过去,但过程和南云老道所想有些不同,并不是偷袭。

  “你如果还想要你徒弟的性命,就将我师父放开。”

  李丘抓着钟高的脖颈,将他提在半空,漠然道。

  褚期眼中闪过一抹狐疑。

  “你可是怀疑,我是否有徒手杀死你徒弟的能力。”

  李丘仿佛知道褚期在想什么,语气森冷。

  “那我们不如试一试!”

  他作势要扭断钟高的脖颈。

  “等一下。”

  褚期眼神冰冷看着李丘道。

  “小子,既然你想要我放开你师父,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换。”

  “我把你师父放开,你也把我徒弟放开。”

  李丘用钟高威胁他,他其实也可以用南云老道威胁李丘,但李丘看起来不像是被唬吓一下就容易妥协的人,那样很可能会形成僵持,他懒得那么做。

  就算他按照李丘说的,放开南云老道,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事情尽在他的掌握!

  被元气束缚着的南云老道,急忙道。

  “清风,莫要管我。”

  “你以此人性命,威胁他留在青泉观中,赶紧逃走!”

  “他即使放开我,如此近的距离,我也难以带着你,及时从他手下逃走。”

  “最后你我师徒二人都要……”

  南云老道说到一半,被褚期控制着元气,堵住了嘴。

  “小子,你换是不换,难道你不想要你师父命了!”

  褚期神色不耐,单手一握,束缚着南云老道的元气绳索如蟒蛇般收紧,勒得南云老道浑身骨骼作响,脸上浮现一抹痛苦。

  “换!”

  李丘眼中浮现一抹焦急。

  “好,我数三个数,我们一起放开。”

  褚期嘴角浮现一抹笑意,他心中有一种在戏耍李丘的愉悦,他已有些迫不及待想快点见到李丘换回南云老道,然后和南云老道再都被他擒住的绝望神情了。

  三个数后,褚期没有耍手段,而是真的控制元气将南云老道掷出。

  李丘亦是一把将昏迷的钟高扔出。

  啪!

  褚期控制元气,将钟高接住,然后顺势在钟高脸上来了不轻不重的一记。

  钟高刚一醒转过来,就听到褚期不悦的冷声道。

  “醒了?”

  钟高一个激灵彻底清醒,接着看到那边扶着南云老道的李丘,很快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不由羞愧低下头去。

  “师父……”

  接着他很快抬起头,像忽然想起什么。

  “师父,小心,那个小子有些古怪!”

  有什么古怪?再古怪在巨大实力差距面前又能怎样!

  褚期神色不以为然,没当作回事。

  “徒弟,我们快走!”

  身体受创、刚刚站稳的南云老道,神色焦急欲抓住李丘的手,唤出元气凝云逃走。

  “想走?我看你们往哪里走!”

  褚期冷笑,挥袖催动元气江河。

  宛若流动白玉的元气江河,浩浩荡荡,拍击虚空,席卷而来!

  着急逃走的南云老道一抓,却是抓了个空,不由神情错愕!

  残影消散,李丘神色冰冷,消失在原地。

  以区区武圣之力,对付褚期还不够。

  源力:2950

  大日烘炉真经第十四层(提升),青河凝真法第三层(提升),赤松强身法圆满(推衍提升)

  提升,大日烘炉真经第十五层!

  提升,大日烘炉真经第十六层!

  ……

  提升,大日烘炉真经第十八层!

  上一世他没有接连提升过功法,这一世他之前接连提升大日烘炉真经发现,接连提升是不用经过血脉蜕变这一步的,实力会直接增长!

  转瞬间,李丘恢复了前世巅峰实力,三次血脉蜕变武圣巅峰!

  换成此世炼体一道体系,也就是身负九虺之力的虺级炼体者!

  砰!

  李丘身形骤然出现在滔滔元气江河前,双脚踏地,扭转腰跨,全身筋骨齐鸣,猛地挥拳轰出!

  方圆数十丈的地面,塌陷数尺!

  元气江河轰的爆散开来!

  一道巨大的真空柱,凶暴贯穿滔滔元气江河!

  “怎么会!”

  褚期脸色剧变,神色惊骇。

  李丘脚下一踏,再次消失在原地,穿过真空柱,如一尊远古魔神,瞬间来到褚期身前,一掌轰爆空气,猛地拍下!

  大手遮天,阴影笼罩褚期,褚期眼中浮现一抹惊惧,试图架起元气厚盾抵挡,但却晚了一步。

  啪!

  褚期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李丘没有直接杀了褚期,动辄杀人不符合南云老道对他多年的印象。

  一旁刚刚醒过来,还试图提醒褚期李丘有些古怪的钟高,双眼圆瞪,难以置信自己所见到的。

  他只是觉得李丘有些古怪,却怎么也没想到力气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实力,两招将他师父打晕生擒!

  刚刚那一掌李丘若没有留手,他师父褚期此时只怕已经死了。

  尽管他师父乃象级炼体者,身负七象之力,肉身之坚韧,常人刀劈斧剁亦难伤其分毫,但对于一拳打爆元气江河的李丘,他毫不怀疑其能否一掌拍死他师父。

  李丘身形闪现,一掌也将呆愣在原地的钟高拍晕过去,将两人提在手中。

  其实褚期乃离尘后期炼气士,平常对上李丘这等身负九虺之力的虺级炼体者,纵使不敌也能凭会凌空飞行这一点,立于不败之地,无论如何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只是他先前和南云老道一战,已损耗大部分实力,对待李丘又太过随意,站在地上还距离太近,所以才会被李丘两招拿下。

  南云老道看着李丘冲出去,打爆元气江河,再两手分别提着昏迷的褚期和钟高走回来,神色错愕惊骇,仿佛第一次认识李丘这个徒弟。

  “徒……徒弟,你炼体一道上的实力怎么会如此强……”

  “是师父你从来不过问徒弟炼体一道的修行进度。”

  李丘回了一句,将南云老道噎住。

  “呃……”

  南云老道身为一名炼气士,一向瞧不起炼体一道,从不过问李丘炼体一道上的修行进度,只关心青河凝真决进境如何。

  “可我传授给你的赤松强身法,只能让炼体者达到鲸级而已。”

  南云老道语噎之后,依旧不解。

  “徒弟另有奇遇。”

  李丘淡淡回了一句。

  接着便说出早已想好的说辞,比如小时候去青泉山后山玩,捡到一本名为大日烘炉真经的炼体功法。

  因为南云老道对炼体一道十分不喜,甚至是厌恶,所以没敢和他讲,一直偷偷修炼,才有了如今实力。

  南云老道听了之后,不禁有些咂舌于李丘的福缘深厚和炼体天赋高绝,也没怀疑什么,毕竟李丘是他一手养大,他不相信谁也不会不相信李丘。

  何况除了这种说法,南云老道也想不到有其他可能。

  得知“事情真相”后,南云老道一时情绪有些复杂,没再说什么。

  “师父,这两人该如何处置?”

  李丘晃了晃手上的褚期和钟高,问道。

  看着刚刚差些将他杀死的褚期,现在如死狗一般被李丘提在手中,南云老道一阵无语,半晌才道。

  “正居他一直不满当年你师祖的选择,想从师父手里抢夺青河凝真决,但他不仁师父却不能不义,师父不想手上染上同门之血!”

  “徒弟你废掉他二人的修为,然后将其扔得远远的吧!”

  炼气士修炼元气,凝结出的丹种,都在丹田之中,一旦让人毁掉丹田,一身修为也就废了。

  “是!”李丘眼中隐秘闪过一道冷芒,非常痛快的答应道。

  “你去吧,为师累了,去休息一会。”

  南云老道神色疲惫,挥手道。

  他这一天的情绪大起大落,再加上褚期交手损耗的精神和身上所受伤势,确实有些累了。

  李丘点点头,转身提着褚期和钟高,向山下而去。

  到了山下,李丘寻了一处石洞,闪电般出手,废掉了褚期和钟高的丹田。

  他元气不够强大,无法精巧得废掉两人丹田,所以直接用的是蛮力!

  褚期和钟高两人猛地睁开眼,喷出一大口血,神色痛苦面容变形,剧痛钻心,只觉下腹部如被洞穿!

  “啊啊啊!我的丹田!……”

  “你居然废了我的修为”

  两人面容狰狞,眼神怨毒看着李丘,仿佛恨不得生啖其肉。

  “师父叫我废掉你二人修为后,然后放掉你们。”

  “但我私以为这样很不妥。”

  李丘神色冰冷,身上释放出恐怖的杀意。

  “你想怎样?!”

  褚期师徒两人脸色剧变,眼中浮现一抹恐惧。

  虽然炼气修为被废,让他们痛不欲生,但他们还有炼体一道上的实力,也不至于沦为普通人,可若是死了便什么都没了。

  “我本想杀掉你们,以绝后患。”

  “但只要你们配合一些,回答我一些问题,我可以考虑放你们走。”

  “我们如何能相信你?!”

  褚期怨恨看着李丘,道。

  “不相信就算了,那我现在便送你们上路!”李丘放下抱着臂膀的双手,一副准备出手杀死两人的模样。

  “等一下!”褚期急忙伸手,他发现他除了相信李丘,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不甘道:“你问吧……”

  李丘开始询问各种各样的问题。

  他这一世到现在为止,除了青泉山和三十里外的曲阳城,哪里都没去过,对天下知之甚少。

  现在有大好机会,可以从两人嘴中,更深入了解一下天下大势,他当然不能放过。

  半个时辰后,李丘问完所有想知道的,想起褚期的炼体实力似乎超过了赤松强身法的最高境界,他一定另有奇遇。

  “将你除了赤松强身法外那一门炼体功法,给我写出来。”

  褚期不敢拖延,在李丘冷厉目光下,在坚硬岩石上,生生刻写出那一门强身法。

  李丘看了后,不禁有些失望。

  岩石上,一个个小人摆出繁琐复杂、好似鹰隼展翅、扑击的动作。

  这门名为铁鹰强身法,偏向横练防御的炼体功法,确要比赤松强身法精深强大,但也强的有限,至多不过修炼到三虺之力的地步,对他当前实力没有任何助益。

  不过总算是聊胜于无,让他对借用天地元气锤炼肉身的炼体一道,有了一些更深的理解。

  李丘记下内容后,让褚期毁掉了岩石。

  他沉默下来,看着褚期两人,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石洞中的寂静,让褚期两人心惊胆战、不住忐忑,摸不清李丘是否会遵守诺言,放了他们。

  两人也不敢妄动,被废掉炼气修为后,即使最强大的褚期,和李丘在炼体实力上也起码有着十倍以上的差距,李丘若不放他们走,他们绝活不了。

  若因为妄动,让李丘最终生出杀念,就太冤了!

  褚期和钟高两人谁都没想到,之前他们半点没有放在心上的小子,现在却掌控着他们的性命。

  此时他们是生是死只在李丘一念之间!

  李丘当然不可能放过褚期和钟高!

  即使两人没有残留的炼体实力,也能凭借南云老道拥有青河凝真决这个消息,为南云老道再带来一些麻烦,甚至是危险!

  南云老道可能一时忽略了这一点,他这个做徒弟的当然要帮师父考虑周到,灭除一切可能的后患!

  李丘想杀两人不止为这一点,也因为他一直以来的一个猜测。

  他要外出游历天下,最重要一个目的就是想寻找获取源力的方法。

  在青泉观能做的事他都做了,但都没有得到源力,唯有到外界去。

  他对此世获取源力的方式,有一个猜测,但一直没有条件让他证实。

  炼气士吸纳天地元气化为已身元气,这种近乎掠夺式的修炼,让天地间的灵机和元气不断减少。

  如果他是这方世界,肯定降下劫雷,将天下所有炼气士都劈死!

  那么……这样的存在,杀了后会不会能得到源力呢?

  李丘眼中浮现一道森然杀意,忽然开口打破了沉默,对褚期两人道。

  “我刚刚仔细考虑了一下,认为还是杀死你们的好!”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