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365bet提款慢_365bet官网比分_365bet官网注 > 重生香江大富豪 > 第444章 铁齿铜牙

第444章 铁齿铜牙

  呃,在赶稿

  先欠着,迟点更新

  暴雨中,一个高个小姑娘撑着彩虹伞,慢慢靠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个子,用手指试探了一下,惊喜笑道:“嗯?好像还有呼吸!应该没死!”

  “有病,你才死了!你是不是想偷我身上的钱?!”张为突然睁开有些迷糊的眼睛,一手死命抓着眼前修长洁白的小手,一手扶着旁边开裂的大榕树站起来,仔细打量这眼前的小姑娘,脑里回忆着往事。这个身体还叫张为,收废品回家的时候,在路边一颗大榕树下躲雨被雷电击中,前世今世的记忆资讯瞬间如同翻江倒海般在脑里飞速涌现,他去at取了一万元刚走到斑马线,就被一辆宝马撞飞了,他穿越到了一个类似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平行世界。

  站在张为面前的是一位穿着印花白衬衫,湖蓝铯百褶中裙的鹅蛋脸高个女孩,如瀑般的齐耳短发梳向耳后。看年纪也不过才十八九岁左右,如果不是怒目圆瞪,也许是个可爱的小姑娘。这十三头身的美少女很像前世那个最美港姐,而且是青春版加高配版的。看着她脚踩着的白铯运动鞋已湿了一半,张为心里不由赞叹,这么长的腿不去蹬三轮,有点可惜了

  “流氓,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啪!”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还被张为用力抓着呢,高个小姑娘原来的笑容顿时变成了惊慌失措,满脸羞红着使劲挣扎。

  眼看张为呆呆看着自己,高个小姑娘直接用力给他来一个膝撞,把小个子的张为顶飞一米多,趴在地上半天没缓过气来。小姑娘像是受惊了的鹌鹑一样跳着跑远。

  被雷击了不说,还被一个小姑娘顶飞,这是张为第一次被女人打,没想到回到这个时代这么倒霉,还好没被劈倒的树枝砸死。

  张为心有余悸地盯着旁边比大腿还粗的树枝,过了一会儿才爬起来。张为揉了揉被撞得发红的心口,这小姑好狠心呐!

  认清了穿越的现实,张为捡起脚下的黑色雨伞,背着收回来的废品,蛇皮袋里全是从别人家里收来的废铜烂铁废弃家电。张为一个人走在路上,心中却是一片悲凉。

  前世皇家艺术学院艺术设计硕士毕业后,张为去大西北支教了十年,在当地做了五年校长。听说毕业班上有个学习很好的学生患了绝症,张为组织了多次捐款终于把钱凑齐,患病学生几经转院到了魔都,钱又花光了,他又去取自己为数不多的存款,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倾盆大雨下的万安镇一片模糊,泥泞的路上一坑一洼

  “张为!张为!”对,有人在叫自己,张为回头在雨雾中搜索,是李兴华,自已在万安中学的同班同学。他比自己大两岁,因为自己上学比较早,他晚一点上学,两人就凑一起上学了。他与自己从小玩大的,一起捉鱼,一起捣蛋,好得一个人似的。

  “张为,刚才高妹说你被雷劈着了?没事吧?”长得孔武有力五大三粗的李兴华打着雨伞越走越近。

  高妹叫袁月,就是之前一膝盖把张为顶飞的那高个小姑娘,她是县里历史上第一个考上帝都大学的天才学生。

  “死不了。我就靠着路边那棵大榕树,被电了一小下。”张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雨水苦笑道。记得当时靠在树上,被电得麻麻的晕了过去,醒来后也没发现什么异状。

  “哈哈,你没事就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李兴华一边拿着雨伞,一边拍着张为的肩膀哈哈大笑,“张为,下这么大雨,水库肯定放水。等会儿雨停了,咱们一起去抓鱼怎样?”

  “这么大雨,你不要命啦?人家高妹都考上大学了,我想回去看看书,就算考不上大学也学点技术。”张为抹了一把脸上的雨伞,雨越下越大,刚才被淋湿的头发还在滴着水。

  “张为,你被雷电了一下就这么胆小了?几年了都没见你怎么看过书,人家高妹那是天才,你一个收废品的,不会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李兴华挑眼笑道。

  “人总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不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不是个好蛤蟆哈。”张为咧嘴笑道。

  “算了,癞蛤蟆,你回去做你的春秋大梦,我自己去抓鱼了。”李兴华头也不回的走了。

  “”

  张为背着一小袋废品回到镇中心旁边的化龙村,那个山脚下的家。这是一座破败的土房瓦屋,年久失修,加上风雨侵蚀,原本正门大堂昨晚被大风刮倒了,只剩下两边的偏房和一个厨房。屋内只有简单的家具和很多收来的废旧品,张为还未来得及分类处理,乱糟糟的堆放在屋里,阵阵异味时不时从那堆废品传来,唯一称得上家用电器的只有休息间的那盏小电灯。

  张为先是动手拾掇一下屋子,环顾四周,心灵的深处有种酸酸的味道。在前世,自己父母俱在,因为是家中独子,所以很任性,为了逃离整天唠唠叨叨的父母,独自一人去了大英的皇家艺术学院,毕业后一言不合就去大西北支教,一去又是十年,最后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他们老人家能否承受这样的打击,还好他们都有养老金,自己也买了意外保险,保险公司的赔偿足够他们好好度过下半生。在这里,他是个被人遗弃的孤儿,被村里的寡居老奶奶捡来养大的,可是去年奶奶也生病去世了,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米缸里早已没米,墙角边还有一小堆发了芽的地瓜。吃了五个烤地瓜,张为坐在书桌前,看了一眼前天收回来的过期报纸,里面一个头条新闻写着:华夏历1990年7月12曰,五年前成立的华夏第一款个人电脑公司——山猫电脑公司公开招股上市。在不到一个小时内,460万股全被抢购一空,当曰以每股29元收市。按这个收盘价计算,山猫公司高层产生了2名亿万富翁和20名以上的百万富翁。

  今年张为这个人,还差一个月才14周岁,今年夏天从万安中学初二辍学,平时成绩每次都是吊车尾。父母没了,奶奶去了,家里没有了收入,自然就不能继续上学,整天在村里晃悠,别人家有农活就去帮忙,混口饭吃,没事做的时候,到处收废品卖到镇中的废品站,做个中间商赚点差价。平常饿一顿饱一顿,张为的皮肤黑得有点营养不良。

  就着昏暗的灯光,张为看着有些斑驳的镜子,乱糟糟的头发,铜黑灰暗的小脸,长相老气横秋,身高160左右,高挺鼻梁,笑眯眯的小眼睛,笑起来洁白牙齿非常整齐,如果带上针织帽,活脱脱就是前世那个宋大宝。

  花菜!我这不是来搞笑的吧?值得庆幸的是年纪还小,以后应该还会长个。

  “该来的,就让它来吧,从此以后,好好活下去!”张为默默地在心里呐喊

  第二天,六点半,张为就已经起来了,然后稍做梳洗就出去晨练。这是他前世的习惯,因为他相信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来到这个世界,他自然也遵循这个真理。只是让他不太明白地是,感觉这副身体强度和柔韧性实在太好了,很轻松自然把身体弯曲360度卷成一团,力气也大得出奇,做了两百个俯卧撑也不喘气,可能是被雷击加穿越的结果吧。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每根筋肉和骨头剧痛无比,像似一块铁被铁匠反覆的敲打。

  清晨的村里,雨后空气芬芳怡人,到处都是青山水秀,好多小野花开满在后山上,鸟语花香

  在山头上又打了两遍形意拳八极拳,来回折返跑两次,跑到镇上的集市,准备捡些烂菜叶,天天吃烤地瓜肯定营养不良啊。

  突然,一个高挑靓丽的身影吸引了他。那个比自己还高一个头的小姑娘,目测这身高已超过了一米八,是袁月,昨天那个用膝盖撞飞他的小姑娘。

  此时穿着白裙子的袁月正在肉档里排队买肉,看到张为笔直地走过来,如惊弓之鸟般,在身前紧紧抓着菜篮子,鼓着眼睛瞪了他一眼。昨天袁月一个膝撞把他单薄的身子顶得飞起来,她以为这个野孩子没被雷劈死却被自己踢死了,没想到他还能好好的,真够命硬的,莫非他今天想对自己耍流氓报复?

  张为意识到自己吓到她了,在肉档队列旁,连忙摆出一副自以为很亲和的笑容:“嘿,高妹天天吃肉啊,怪不得你长这么高。昨晚我复习初中课本里的勾股定理发现个问题,如果你帮我解答了,你今天买肉的钱,我帮你付了”

  太调皮了,什么时候全镇最可怜的小黑子也敢调戏天之娇女的高妹了?到底是什么给他这么大胆的勇气?

  “哈哈哈!”排队买肉的众人笑弯了腰。

  连旁边一脸横肉的猪肉佬徐光华也看不过眼,摆着手嫌弃道:“小黑子,快走开!不要影响我做生意。”

  一个方脸的敦实汉子挡在张为面前,指着张为身上缝缝补补的衣服,鄙视笑道:“哎呦,小黑子,你不去扒垃圾收废品?居然敢来撩大姑娘了?你家就你一个人了,还有钱吗?”

  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半头的敦实大汉子,张为从破旧口袋里拿出上个星期收废品赚来的十元钱,挥手笑道:“马子祥,我也是有钱的人。请叫我张为,嚣张的张,有所作为的为!”

  “哈哈哈,小黑子想嚣张,还想有所作为啦,我看你怎么跟我嚣张和怎么作为的?”没有一点点防备,牛高马大的马子祥一把推倒张为在地上。

  随着“啪”一声,张为倒地不起,一手指着马子祥,一手揉着变形弯曲的腰身,痛苦道:“哎呦!我的小腰感觉已被摔错位了”

  看到张为扶着变形的腰身,满头大汗的哀嚎大叫,好像不是作假的样子,平常忠厚老实的马子祥也是蒙了,上前想把张为拉起来,别看张为很瘦小,他瘫坐在地上,像一坨废铁一样沉,使劲都拉不起来。

  马子祥慌张道,“小黑子,我只是轻轻推了你一下就错位了,你怎么这么脆弱?我带你看医生吧?”

  张为甩开了他的手,轻按着变形的腰间,皱眉道:“马子祥,请叫我张为。现在我感觉腰越来越痛,你这样拉扯着,我怕不到医院就被你手撕了。”

  马子祥急的满头大汗道:“不肯去医院,那你想怎样?你说多少钱吧?”

  张为依然是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大哥,我真不是讹你,这不是钱的问题,刚才你还伤到了我的自尊心。”

  “啊?这是怎么回事?”围观看热闹的人群也很疑惑,不是讹人还躺在地上干嘛?

  全程观看的高妹也忍不住低声嘀咕道:“还说不是讹人?刚才不是说嚣张的吗?这个熊样还想有所作为?真是白瞎了‘张为’这个好名字”

  马子祥蹲下腰在他耳边低声道:“我叫你哥了,行不?为哥,配合点,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医药费我全出了,只要不太过分,精神赔偿费我也认了。”

  谁知道张为这么娇贵,一碰就倒,一倒就伤,一伤就起不来了。早早知道就不敢碰他了,不,以后都离得远远的。

  张为摆手气若游丝道:“不,马子祥,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不会要你的钱,我有手有脚的,我能自己赚钱。商量个事儿,如果你答应了,我自己去医院,不用你赔钱。”

  马子祥道:“啥事?快说吧,我还赶着去上班呢。”

  张为在他耳边轻声道:“听说你姐夫是县里治安厅的巡捕,帮我办个身份证就行。”

  马子祥恍然大悟:“可是你还未满18周岁,怎么给你办理身份证?”

  张为笑笑了笑:“谁说我未满18周岁?我今年都20周岁了,只是长得有点脸嫩而已。一个字,到底办不办?”

  在这个世界,十八岁才算成年,才能去治安厅申请身份证,有了身份证去外地做事才方便。奶奶收养张为的时候就给他了本地户口,可是按户口本里的年龄算,张为还不到14周岁。为了以后方便做事,必须得去改户口改年龄和办身份证。何况这具身体本来就显老,又黑又矮,看上去和十八九岁少年的样貌差不多。

  马子祥苦笑道:“为哥,我办!行了吧?不过要过两天我才有空带你去县里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