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365bet提款慢_365bet官网比分_365bet官网注 > 我的脑洞无限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蛤蛤蛤

第四百六十三章 蛤蛤蛤

  旭日高挂在湛蓝的天空中,灿烂的阳光投射在悬浮于半空中的艾琉恩提优之上,透过门窗照射进了潘多拉王宫,楚轩辕站在位于宫殿中央的祭台旁边,神色傲然的与那群以二十五号领域守护者为首的傀儡战阵对峙着,哪怕汇聚于那片战阵中的魔力浪潮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得越来越磅礴也不为所动,好似完全没有将二十五号等人放在眼里。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他们怎么就突然摔杯为号了?】

  而在两方互相对峙的时候,刚刚反应过来的系统却是因为眼前的场景而直接懵逼了,感到无比纳闷的嘟囔道。【这种行为简直就跟刚在合同上签上名字就将其扔进碎纸机然后倒进马桶冲进去的神经病差不多,他们这是脑子生锈了所以反射弧有点长?】

  “鬼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东西。”

  楚轩辕仍然保持着那副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高傲姿态,也不见嘴唇如何动作,声音便通过精神力的波动传给了系统。“原本他们肯让我们过去就是因为脑补,现在脑补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又决定反悔也并不是非常奇怪。”

  【那你准备怎么办?难不成真的来一次割草无双,把他们全都鲨掉?】

  “当然不可能,虽然把他们这些在未来的剧情里有可能起到重要作用的人物干掉应该可以提升任务评价,但是前为了提升任务评价做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现在哪怕再做些什么也仅仅只是锦上添花,根本提升不了多少最终的奖励。”

  不动声色的缓缓移动着自己所在的位置,逐渐靠近那张已经距离不远的祭台,身周仿若因为情绪的波动而从体内泄露出来的能量气浪不着痕迹的编织出精密的术式,所作所为完全没有被二十五号发现的楚轩辕笑着对系统回答道。“等我把这个空间传送的异能准备好之后就抢了东西就跑——他想拖时间积攒魔力,我想拖时间准备转移,还真是一拍即合。”

  【面对你这样的阴货还真是他们家门不幸。】

  “他们要是面对其他轮回者那恐怕就是家破人亡了,遇到我至少不会伤他们性命。”

  【呵,要不是你已经把任务评价差不多刷满了,怎么可能放过他们这几个兄弟姐妹……】

  系统与楚轩辕漫无边际的聊着各种东西,等待着二十五号将阵法凝聚完毕——空间异能其实早已准备完毕,现在楚轩辕只是在增强这次空间传送的各种效果而已。

  至于为什么现在不拿了东西就跑……其实是因为楚轩辕想要后发制人,准备等二十五号凝聚出攻击打过来的时候再启动传送,气死那个费心费力想了不少东西结果最后全都白费的身上充斥着铜臭气息(真·铜臭)的铁家伙(大雾)。

  “——哈!”

  恰在此时,些许是认为积攒的能量已经足够,二十五号眼中陡然亮起了极盛的精光,怒喝着将手中的耶格尔战刀迅若风雷的隔空斩向了站在祭台附近的楚轩辕。

  伴随着这一刀斩出,附着在刀身之上的魔力顿时化作散发着锋锐气息的刀芒,势若奔雷的劈向了楚轩辕所在的位置,流转在战阵当中的魔力浪潮也随之融入这道狭长刀芒当中,让刀芒的体积在移动的过程当中迅速扩大,百丈长的匹练仿若要将整个天地都一分为二。

  ——最终,却斩了个空。

  “轰隆——”

  蕴含磅礴能量的刀芒斩破了这座宫殿被雕琢的无比金碧辉煌的墙壁,并且余势不减的绞碎了足有半条街区的建筑之后才渐渐消散,大片建筑随着支撑结构被破坏而倒塌成废墟,又因为倒塌中撞到其他建筑而产生连锁反应,附近的建筑全都随之变得一片狼藉。

  ——然而造成了这么大破坏的刀芒,却并没有斩中原本它所斩向的目标。

  “……”

  二十五号无比沉默的看着眼前被刀芒斩出一道沟渠的地面,原本站在那里的楚轩辕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哪怕半点受伤后的血迹都没有留下——随之消失不见的,还有摆在祭台上的无铭咒文书。

  【——发生了什么事?刚才那道刀芒是谁斩出来的?】

  【二十五号二十八号,你们两个现在怎么样?入侵者跑到哪里去了?】

  【二十八号没事,刚才那道刀芒好像是二十五号斩出来的……至于入侵者,我并不清楚,不过好像并没有和二十五号继续战斗。】

  【……全员,带领傀儡战阵所有离开天空之城的路线,启动狮鹫骑士等飞行类战斗傀儡,立体封锁整个艾琉恩提优——并且,遇到敌人之后千万不要单独作战,在交流频道发出讯号并派出傀儡跟踪对方,等我们汇聚大部分力量之后再截击对方,明白了吗?】

  【明白!】x3

  【另外,二十三号领域守护者,我准许你使用零号遗留下来的组件,请快速换装之后参与战斗。】

  【这……可是——】

  【这是命令。】

  【……明白。】

  如此之大的动静自然不可能无人察觉,位于天空之城各地的领域守护者皆是意识到了不对,连忙通过互相连接的资讯交流频道与其他领域守护者交流起来,并且效率极高的行动起来——效率不高反倒奇怪,整座天空之城只有他们几个活物,他们行动起来自然就代表整个艾琉恩提优行动了起来。

  “二十五号!终于找到你了……”

  而在二十五号仍然沉浸在刀芒落空的茫然当中之时,却是有一道人影出现在了这座宫殿的大门处,快步走到前者面前有些惊喜的说道。

  “啊……是二十八号啊。”

  听到这道人影所发出的声音,二十五号也从愣然当中回过神来,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有些疑惑的向着二十八号领域守护者问道:“你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哦,是来问我刚才为什么斩出那刀的对吧?”

  还未等愣住的二十八号说些什么,二十五号便自顾自的脑补出了对方的来意,滔滔不绝的开始向着对方讲述起刚才的事情:

  “我真的非常抱歉擅自对那名入侵者发动攻击,毕竟只是因为一些猜测就直接拔刀还是太过于武断了一些,而且最终这刀还没有把对方留下来甚至都没有砍中对方,还让入侵者把无铭咒文书带走了,实在是非常抱歉万分抱歉抱歉抱歉对不起……”

  “——喂喂,二十五号你是脑抽了还是怎么了?你跟我说有啥用?赶紧找长官报告啊!”

  看到二十五号这副怎么看都不正常的模样,二十八号不禁按住前者的肩膀摇了摇对方的身体,无比纳闷的向着二十五号说道。“而且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还是没讲清楚吗……”

  “对!你说的没错,我应该赶紧找长官报告……”

  听到二十八号的话语,二十五号滔滔不绝的讲述顿时戛然而止,之后却彷佛陷入魔怔了似的呢喃着试图将魔力接入资讯交流频道,却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喂,二十五号,你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二十五号这副模样,二十八号终于意识到了不对,按着前者的肩膀语气肃然的向着对方说道。“心智核心被那个入侵者施了什么法术?能量运转紊乱?还是刚才斩出那刀之后过载了?”

  “……啊?你问我?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循着惯性继续试着连接资讯交流频道几次并宣告失败之后,二十五号才意识到二十八号对自己所说的话语,直接挣开了对方按着自己肩膀的手掌,浑不在意的向着二十八号回答道。“我可是精神意识全由心智核心维持的战斗傀儡!怎么可能像是羸弱的人类那样喝点酒都会导致脑神经被酒精影响的?”

  望着仿若耍酒疯一般大着舌头说话的二十五号,二十八号的心底却是彻底变得凝重起来,没有跟对方再继续交流商量些什么,直接一拳头向着二十五号的腹部怼了过去。

  “铛——”

  金铁交鸣的清脆声音顿时随着二十八号的拳头与二十五号的腹部相互撞击而响起,完全没料到对方会袭击自己的二十五号直接被这势大力沉的一击打飞了出去,狼狈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撞在了墙壁倒塌之后所产生的废墟当中,被废墟中堆积的瓦砾所淹没。

  ——二十八号打出的这拳可以说是相当狠厉,不仅体内的魔力熔炉在高频率运转,还将部分魔力把拳头包裹起来,直接让这拳变成了物理法术混合攻击。

  “二十八号,为什么?!”

  待那些因为撞击而被扬起的尘灰落在地上,二十五号也终于从被队友痛击所导致的恍惚当中回过神来,动作敏捷的重新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无比惊怒的向着二十八号质问道。“难道你被那个入侵者利用恶毒的法术所控制了吗?”

  “……你先回忆一下刚才自己的表现再说吧。”

  二十八号丝毫没有进行解释的意思,只是摇了摇头如此对二十五号说道。

  之后,二十八号便转过身来,背对着二十五号缓步离开了这座宫殿,向着几处傀儡尚未被激活的地方走去——入侵者在被二十五号斩了一刀之后便自此消失,其踪迹还尚未寻到,警戒战备当为重中之重,远不是因些许小事蹉跎时间的时候。

  更何况现在的二十五号很显然听不进什么东西,等到对方恢复冷静之后再做交谈才是最有效率的办法——刚才那一拳他也并不是随便打的,而是直接通过附在拳头上的能量短暂的干涉停止了二十五号心智核心的运行,再利用他们本身所拥有的自我修复机制重启心智核心。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计算机重启的方式来排除病毒造成的影响。

  “这……”

  见到二十八号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心智核心已经在刚才重新启动了的二十五号微微有些发怔,下意识的顺着对方所说回忆了一遍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才惊悚的发现自己那时候的状态非常不对。

  惊觉不对的二十五号连忙彻彻底底的扫描了数次自身的心智核心,却是发现除了二十八号的强制重启手段过于粗暴导致心智核心出现了些许损耗之外并没有任何异常。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他的心智核心刚才的的确确受到了影响,不然也说不通那种好似人类醉酒一般的状态究竟是怎么来的,更说不通为什么心智核心重启之后他就恢复了正常。

  ‘病毒肯定还潜伏在心智核心当中的某个地方,只不过是我还没有发现而已!’

  深深地为自己无声无息间便已经中招而感到恐惧的二十五号笃定的如此认为着,开始利用各种手段检测起自身的心智核心——可以说,楚轩辕已经成为了他的心理阴影。

  ——绝大部分猜测决断在面对楚轩辕的时候都落得惨败,直接被对方利用‘身份来历’吓住了半晌,就连反应过来不对之后的心理都被完全把握住,利用自身想要积蓄力量的想法趁机构建出了传送术式,轻而易举的抢走了无铭咒文书。

  而且楚轩辕还在在自己这个受害者本身都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就已经通过某种手段影响到了自身的心智核心,若不是二十八号察觉到不对,恐怕自己现在还保持着影响思维的‘醉酒’状态,说不定就会在未来某天因为脑袋有坑被无名小卒干掉……

  “——不行,要是就因为这种原因被无名小卒干掉了,怎么对得起那些想要杀死最终却被我们反杀的龙族?!”

  想着这些无比恐怖的未来,二十五号顿时感到了阵阵毛骨悚然,在扫描心智核心的时候变得更加认真——简直就跟每日抹上七八种护肤品深怕自己变丑了的爱美女性一般。

  —————

  楚轩辕:“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东西?”

  系统:“你应该是忘了解除给那个铁皮人刷上的几层有助于思考的buff。”

  楚轩辕:“算了,既然忘了那就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去想了。”

  系统:“——喂!”